证券投资咨询证书编号:ZX0033 QQ客服:2596795588 保存到桌面 收藏 手机客户端 积分充值 登录 注册

诸多数字货币价格以毫厘计 持有人自建社群盲目维权

发表时间:2018-08-11 00:38 来源:华夏时报

  诸多数字货币价格以毫厘计 持有人自建社群盲目维权

  ■本报记者 胡金华 杨柳 上海报道

  XMX、PNT、FCoin、NPXS、DOGE、KIN、DCN、HOT、NTY……这些你听过、没听过的数字货币英文代码,随着数字货币市场刚刚经历的一场大暴跌,走到了“归零”的边缘。

  8月8日、9日,在A股市场先抑后扬演绎着过山车行情的同时,数字货币市场正上演着单边重挫的惨烈戏码,比特币跌回6500美元下方,而以上述这些代码为代表的币种,价格只能以毫厘来计算,持有这些币种的投资者欲哭无泪。

  “我手上持有的SC币,是2013年发行的,今年4月份最高价时是7毛,今天却只有4分钱一枚,我买了100万枚,如今的市值只有可怜的4万,损失了超过50万。而这些币的项目方早已消失无踪。”8月9日,一位上海炒币者何亮(化名)接受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  本报记者也查阅到一个名为KIN币的价格,在8月9日时只有0.00104元,当日跌幅还超过8%,该币在2017年9月12日发行,总量达到惊人的10万亿枚,在数字货币圈乱象丛生的今天,这些币仍然在交易所平台上出现零星的交易。

  值得警惕的是,从去年开始到今年上半年,国内已经批量出现发币后项目方直接消失、团队创始人选择跑路至海外的现象。

  归零项目之代表

  利用圈内名人营销,拉上知名投资机构做标签,大建社群来推广,已经成为发行数字货币的流水线作业。

  但是记者发现,这些流水作业造出来的币,已然成为无人问津的空气币。由圈内名人玉红拉人头传销式营销的XMX就是其中典型的代表。

  “说起XMX,毕竟也是圈内名人的项目,当初发币者玉红在这个项目上的拉群营销广为人知。6月3日,玉红发起3点钟XMX全球社群战队。6月7日XMX正式上线,300多个战队社群已经成立了。一时间,包括薛蛮子、虫哥在内的币圈大佬也参与进来。6月7日当天,XMX刚刚登入交易所就直接暴拉至30元。就在瞬间摸高之后,紧接着就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,下午跌至2元,晚上跌至2分,一天之间竟然相差了1500倍之多。8月2日,交易所显示XMX的价格已近归零,为7厘。”8月10日,杭州一位XMX持有人张佳(化名)告诉本报记者。

  从30元到2分,用了一天时间;从2分到7厘,用了两个月时间。数字货币炒作就是这样让外界目瞪口呆。

  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从业内获悉,目前XMX的部分早期投资者对于这一次的“归零”危机非常惶恐,甚至已经产生了维权的念头。不仅如此,XMX的暴跌影响到很多投资者对于项目的判断,大有撤退之心。

  XMX是一例,两个月之前在币圈炒作达到鼎沸之势的FCoin则是另外一个样本。

  “如果说XMX暴红是因为社群共识,FCoin的暴红则是因为提出了交易即挖矿的创新。后者的创始人原火币CTO应该对此作出解释。”8月9日,有FCoin的持有人告诉本报记者。

  据记者了解,FCoin在今年4月上线公测,声称自己是全球首家自治型数字资产交易平台。凭借着“交易即挖矿”模式在上线半个月之内迅速蹿红,一举超越了火币和币安两大交易所,其发行的币种FT交易量排在第一名,上线以来最高涨到13元。

  但截至目前, FT只剩下1元多了。事实上,自FCoin上线交易挖矿以来,大家都对FCoin的新模式表示质疑。

  有业内人士指出,FCoin实质上是一种持续进行的融资手段,以现在的手续费保守计算,团队和早期投资者拥有巨大的红利。同时由于FCoin返手续费的特性吸引了大量的做市商,使得传统交易所的流动性进一步枯竭,同样造成市场低迷。

  除了对模式的质疑之外,还有人怀疑这个平台存在恶意刷单。在网络社区,一个FT投资者发布了一封给FCoin的公开信指出,平台发展初期可能需要交易量,但不能饮鸩止渴,纵容恶意刷单就是在透支未来!

  对此,FCoin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创始人、歌者资本合伙人张健回应称,FCoin所有的交易都是真实存在的,所有的刷量属于正常交易范畴。币安的CEO赵长鹏则质疑,交易所的核心是技术和服务、安全和速度。FCoin的模式无法持续,这是在不断地卖新币,用比特币或者以太币付手续费,然后平台百分百返还拿回平台币,这不就是用比特币在买平台币么。

  跑路潮已经出现

  退潮之后,才知道谁在裸泳。

  在国内炒作数字货币这个链条上,位于顶端的那些创始人团队,开始纷纷撤退,留下一地鸡毛和无处维权的散户炒币者。XMX、FCoin还是能找得到项目方的,还有一些则连项目方在哪里都不知道,只剩下持有人自建社群在盲目地维权。

  8月6日,有投资者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透露称,海南蘑菇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朱潘,一名“90后”,投资神脑链获得了百倍的回报,然后自己发项目ZJLT(终极账本),通过挪用私募币投资、拉盘操纵币价的方式花式割韭菜,导致大量用户损失惨重。很多投资者聚集在朱潘的公司维权。但朱潘没有现身,疑似跑路。

  另外一名“90后”波场创始人孙宇晨,北大毕业,21岁就登上2011年亚洲周刊封面人物,在波场ICO之后,私自卖掉私募的4000个比特币套现。在今年初,孙宇晨还遭爆料,在币安中卖出高达60亿枚TRX(当时价值约3亿美元),打算将募得的TRX抛售套现并跑路。

  “区块链资产是一个风险非常大的资产,如果你相信区块链行业是一个增长非常快的行业,那么个人投资者把可以负担得起的一部分闲置资产投进来,切记不能太贪婪。对于个人投资者来讲,很可能会选择到一些空气币,这些资产风险巨大,所以只用闲钱投资,不要影响自己的生活。尽量不要投资自己看不懂的资产,只投资一些优质的、大家比较认可的、有共识的资产,一定要控制风险。” 8月9日,ThinkBit数字交易平台创始人王桂杰受访时指出。

  在王桂杰看来,在巨大的危机面前,所有人都恨不得稳捞一把,趁乱走人,每一棵韭菜都有一颗成为镰刀的心,这样下去,绝对不会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。真正的有识之士应该思考怎样为行业正本清源、怎样排除没有价值的空气项目,怎样使投资者更具慧眼关注价值投资。

  国家千人计划专家、安达链创始人韩永飞则分析指出,市场行情严峻,资本迟疑入场,数字货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因此,项目团队一定要认真审视自己的问题,为用户提供可信赖的服务,只有稳得住底盘才是坚持“过冬”的上上之计。

责任编辑:李锋

来源:华夏时报

推荐专家

消息通知